- 序 -

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“战疫”中拉开了序幕。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,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?金融界现推出《首席说》解局2020特别版,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,为您全面解析投资“战疫”。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!

嘉宾介绍
本期嘉宾:高瑞东

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、执董

主要观点

GDP增速一季度4%,全年5。8%

建议适当增加房企融资渠道,调整各地限价政策

支持政策可从普惠性角度出发

房地产销售下滑显著

对通胀的负向影响更大,物价只是暂时推高

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,复工后会迅速恢复

库存周期有望在疫情后开启

看好A股的中长期机会

GDP增速一季度4%,全年5.8%

金融界:推迟复工对经济的影响有多大?


高瑞东:新冠疫情及随后的推迟复工,改变的是2020中国经济增速的节奏、宏观调控的节奏,但不改变整体宏观经济的发展方向。因为我国经济结构在不断优化,第三产业占比相较2003年大幅上升,因此和非典相比,本次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冲击将更加明显。根据我们测算,如果疫情在2月底能够得到控制,3月全国全面复工,4月湖北地区全面复工,今年一季度GDP增速可能回落到4%左右,随后经济将在逆周期政策的推动下强势反弹,全年GDP增速有望落于5.8%,最终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。

建议适当增加房企融资渠道,调整各地限价政策

金融界:现阶段,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政策方面,您有什么建议?据您推算,实施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的力度要有多大,才能有效缓解疫情的影响?

 

高瑞东:经济是动态的,一方面,因为疫情集中在一季度,受损最大的是消费,相对应的,投资和部分消费倾向于后移;另一方面,政府财政货币和房地产政策也会推动引导这种后移。

 

对于财政来说,可以考虑适度上调赤字率。2019年财政部减税规模已超2万亿,进一步大规模减税的可能性比较小。在海外需求下滑和国内需求疲弱的大背景下,财政资金是拉动总需求的重要抓手,现在叠加新冠疫情影响,上调2020年赤字率势在必行。

 

对货币来说,疫情压力下,可以考虑加快降息降准节奏,引导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2019年,比较主要经济体,除了日本、英国的央行外,中国央行定力最强。与中国GDP下行0。4个百分点相同的巴西,其央行降息3次,共150bp;南非,降息1次,共25bp。

 

对房地产行业来说,可以考虑边际改善房企融资条件。房地产投资的稳定,关系到整个宏观经济的平稳发展。2020年一季度是房企还债高峰期,而房企销售受疫情影响严重,资金链断裂的风险骤升。因此,可以考虑适当增加房企融资渠道;在因城施策背景下,适当调整各地限价政策。我们测算,如果仅对冲疫情对一季度消费的负面影响,全年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均要达到7%以上。

支持政策可从普惠性角度出发

金融界:之前有民营企业家发出呼吁,“希望不只是减缓社保缴费,而是彻底减免”、“减免商用租金不要区分国企、民企,直接实施‘一刀切’”等等。对此您有什么看法?政策到底应该如何调整以切实帮助到中小微企业?

 

高瑞东:从政策的出台和调节要站在全国一盘棋的角度来看,针对不同利益群体诉求,面对利益最大化期许,要兼具公平和效率,力求全社会利益最大化,这也是对我国治理能力的一项考验。

 

针对于部分民营企业家提出的社保全面减免、租金一刀切的意见,我认为疫情对企业的冲击确实非常严重,政策也确实需要着重倾斜,但支持方案也应该在市场化和法制化的层面上探寻。一方面,社保完全减免的话,如果政府没有能力补上全部缺口,也将会损害职工利益;另一方面,租金一刀切又涉及到减免租金主体的企业性质和承受能力。

 

2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,已经确定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、失业、工伤保险单位缴费,以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,使企业恢复生产后有一个缓冲期。除湖北外各省份,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,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;湖北省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。同时,6月底前,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,在此期间对职工因受疫情影响未能正常还款的公积金贷款,不作逾期处理。实施上述政策,充分考虑了社会保险基金结余等情况,可以确保养老金等各项社保待遇按时足额发放。

 

政府可以从培养税源、扶持经济、稳定就业的目标出发,利用财政货币手段,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体制优势,多方面、多层次、多环节,帮助中小企业减轻疫情负面影响,支持中小企业回归到正常经营轨道。关于具体支持政策,建议更多从普惠性角度出发,可以考虑扩大政策支持范围,尤其针对全国范围内的受影响格外严重的行业。

房地产销售下滑显著

金融界:和2003非典相比,新冠疫情影响的行业有何不同?

 

高瑞东:对比2003年,此次疫情在行业层面影响会有三方面不同,主要是因为此次疫情主要影响春节黄金假期和一季度,因此对工业、建筑业影响较小,而对文化娱乐、住宿餐饮、房地产可能短期冲击更大。

 

一是短期内对电影、旅游、住宿餐饮等服务类消费及交运的冲击较2003年可能更大。此次疫情始于春节前,与SARS的时间差不多,但我国采取防控措施更为及时和严格,因此防控疫情政策对消费的影响体现在一季度——传统的消费旺季;而SARS时期政策的影响体现在二季度消费淡季。

 

二是如果疫情发展较为乐观,对工业和建筑业的影响较2003年可能较小。2003年疫情最大防控时间是4-5月,是一年的生产旺季,今年最严格的防控发生在1月,本来就是生产淡季,虽然各地公布了推迟复工,但建筑业方面往年也是正月十五之后民工才陆续返回施工工地、3月之后才进入施工旺季,目前疫情影响各地开工时间基本上是正月十五之后,与往年类似,如果疫情2月能够得到有效控制,考虑个别项目影响,时间滞后最多两到三周,若再考虑后面旺季赶工,实质性影响对全年而言非常有限。

 

三是短期影响房地产销售,并对房地产相关的家电、家具消费产生负面影响。2003年,房地产相关的家电、家具类、建材装潢类消费一直保持强劲,这与当时持续高速增长的房地产销售有关。但当下,房地产销售增速本身就处于放缓中,再加上疫情防范更加严格、居民防控疫情意识提高,对房地产销售影响显著,全国30个大中城市房地产销售增速较2019年12月放缓近20个点,龙头房企销售增速也出现不同程度放缓。随着疫情防控的持续,将进一步拖累家电、家具、装潢等消费。

对通胀的负向影响更大,物价只是暂时推高

金融界:一月的CPI“破5”,有人担心是不是通胀要来了。对此,您怎么看?

 

高瑞东:1月通胀确实超预期,我们看细分数据,在食品中,猪肉和鲜菜类是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,一方面,猪肉价格高企,持续拖累CPI;另一方面,假期居民集中囤货,推动了鲜菜价格上涨。在非食品中,油价涨幅明显,主要是2019年12月地缘政治风险上升,国际油价大涨,国家发改委随后上调了国内汽油价格。

 

从理论上看,疫情对通胀的影响有正有负。一方面,对于食品、日用品和医药用品,短期囤货将推升这些产品价格;另一方面,对于可选消费品,疫情可能导致这些产品需求萎缩,使其价格受到压制。

 

从历史经验看,疫情对通胀的负向影响更大。2003年非典期间,总体观察非典疫情对于通胀的负向影响要大于正向影响。鉴于此,我们认为疫情对食品等商品价格的短暂推升,不足以成为担忧。

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,复工后会迅速恢复

金融界:新冠肺炎对海外经济的影响几何?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?

 

高瑞东:我们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对海外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一季度,现在疫情在海外国家也在不断扩散,未来发展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。

 

总体来看,现在疫情对海外经济的影响,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,一是疫情影响跨国公司在华实体的开工及正常运营;二是疫情影响中国国内对海外商品和服务的需求;三是疫情影响中国企业的正常生产活动,导致这些无法向国外供应相关零部件,进而影响了全球供应链。随时进入3月逐渐全面复工,中国对海外经济的负面影响会迅速降低。

库存周期有望在疫情后开启

金融界:不少人都谈到对经济的信心流失的担忧,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您如何考虑这个问题?中国经济长期将如何变化?

 

高瑞东:一方面,我们对中国的经济有信心。新冠疫情只是改变了2020中国经济增速的节奏,但不改变整体宏观经济的发展方向,一系列逆周期调控政策也会推动中国经济迅速回到正轨,库存周期待疫情平复后有望开启。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的收官之年。2月3日和2月12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明确要求,要坚持2020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,党中央确定的各项任务目标都要完成。

 

另一方面,我们对成功防控疫情有信心。在本次战疫过程中,我们可以看到政府、企业、每一个个体都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,都在为取得最终成功贡献力量。政府也在迅速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,有的放矢,提高对受影响地区、行业和企业的支持。

 

第三,我们对中国未来的改革有信心。从十九届四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以看出,2020年,是我们国家改革黄金三年的开局之年,资本市场改革、创业板推行注册制、户籍制度改革、土地制度改革、国有企业改革等一系列改革,都有望加速推进。现代治理能力的进一步提升,也有利于我们应对未来的大国博弈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。

看好A股的中长期机会

金融界:对普通投资者有何建议?

 

高瑞东: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短暂的,对A股市场的冲击也是暂时的,我们已经看到,在经历了春节开市第一天的大跌后,上证综指在两周的时间内已经收复失地。

 

我国正处于一个非常有利于资本市场发展的大环境中,一是决策层对资本市场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;二是退市制度不断完善过程中,资本市场的效率不断提高;三是以科创板为开端,资本市场开启了全面推行注册制的进程;四是新一轮的降息周期开启,货币政策持续保持灵活适度;五是居民资产配置正在历史性的从不动产开始向金融资产转移。同时,我国经济从2019年底以来,已经展现出短期筑底,库存周期逐步开启的迹象。鉴于此,疫情对A股的影响是短期的,2020年全年的A股走势,绝对不会因疫而止,我们非常看好A股的中长期机会。

更多
往期回顾
340 谢亚轩

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

338 林采宜

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

评论
栏目介绍

《首席说》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,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、经济学家、上市公司高管、资深市场人士等,力求拓展信息,传达价值,感受睿智,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。

联系方式

金融界网站电话:010-58325388

邮箱:fang.bao@bjnengji.com

邮编:100052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

关注我们